冬日火棘“燃”起来和一片秋菊不期而遇鸟巢乡村的草垛冬天的信笺一棵古树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28版 诗意荆楚
·冬日火棘“燃”起来
·和一片秋菊不期而遇
·鸟巢
·乡村的草垛
·冬天的信笺
·一棵古树
楚天金报电子版
----  
 
28 诗意荆楚 2017.11.30 星期四

鸟巢
    楚天金报讯 李安宁

    村口大柳树上的鸟飞走了,留下一只孤零零的大眼睛。
    云朵是眼里调皮的孩子。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用濡湿的嘴唇亲吻着黑黑的眼眶。一丝痒溢了出来,村庄幸福得颤栗了一下,被我及时地抓在手心。
    阳光是眼里懒散的孩子。懒洋洋地从眼里爬出来,和村庄打了一个照面,一个呵欠,便软了半个身子,仿佛被谁偷去了心,继续做着昨晚没有做完的梦。
    星星是眼里怕冷的孩子。轻轻露了下头,便被冻得缩回了云做的被窝。
    月亮是眼里粗心的孩子。披一身冷艳洁白的光,往眼里一钻,打了一个盹,便一闪而过,落下一条白围巾,挂成一树的霜。
    灯火是眼里忧伤的孩子。母亲的缝衣针在一盏灯火里穿针走线,缝补着岁月过往,一不留神,扎痛了眼。一坡草尖上的寒露,滚成眼里疼痛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