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花式足球高手在民间
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26版 运动部落
·图文:花式足球高手在民间
楚天金报电子版
----  
 
26 运动部落 2017.11.30 星期四

图文:花式足球高手在民间
    楚天金报讯 图为:陈园展示高超球技
    图为:团体花式足球,考验配合度和默契度

    文/本报记者杨杨 图/本报记者邹斌

    花式足球这种在南美、欧洲和日本等国家有着深厚土壤的运动,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已有十年。可是在武汉,花式足球的“专业玩家”不过6人。这到底是一项怎样高难度的运动,为何如此小众?如果门槛真这么高,为何还有一批非职业玩家能坚持下来?

    颠上500个球才能“入门”

    30岁的宋铸是武汉轩英足球俱乐部的教练,也是国内花式足球的老牌玩家。“很多人觉得踢球和踢花式足球是一回事。”宋铸为记者“科普”道:“的确,很多花式足球玩家以前是接触过足球的,起码是爱好者,不然连颠球都不会,得花很长时间才能入门。但是,这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打个比方,花式足球和传统竞技足球的区别可以说是花样溜冰和短道速滑的区别,它们只是都用到了“足球”而已,本质上是不同的运动。
    花式足球常被人们认为是一个相对新兴的运动。当我们翻看历史的时候,会意外地发现,事实上它是一项有着悠久历史的艺术,它已经存在了几百年。虽然现在已找不到谁是第一位花式足球运动员,但自从17世纪以来,就有诸如藤球(Sepak Takraw )、Chinlone (古式花式足球)等。在相对更近一些时候,颠球(Hacky Sack )、花式沙包(Footbag)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年轻人中也非常流行。“最著名的莫过于马拉多纳,效力那不勒斯期间他在赛前热身时的表演其实就是花式足球,至今仍然有很多人通过在线视频观看。”
    “花式足球技术包括站立颠球,用脚、大腿、头胸、小腿迎面骨等做接触面,还有坐式颠球”,宋铸一面演示,一面告诉记者。他还作出各种绕球划圈动作,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他告诉记者,需要非常大的训练量才能实现这样“举重若轻”的效果。“很少有从不踢球的人进入花式足球这个领域,但哪怕像我这样以前就会踢球的人,也需要起码半年的枯燥练习才能打好基础。”宋铸说,起码得先颠上500个球(一次500下)才能谈入了花式足球的门。

    它是一种绝佳的锻炼方式

    训练量是学习花式足球的灵魂,如果保证不了每天训练,那么就会被这项运动淘汰。要不是宋铸介绍,记者想不到,全武汉能玩好花式足球的不过五六个人,“很多人结婚生子或者忙事业去了,和我一批的老玩家,坚持下来的所剩无几”。
    李炜接触花式足球不到三年时间,他告诉记者,自己是看2014年世界杯豪门盛宴节目时,发现这项炫酷运动的。他说:“每天清早我都会到江滩练球,最开始我觉得,只要能做一次绕球动作,哪怕一次,我就成功了。”就是抱着这样微小的愿望,李炜坚持了下来。
    他说,自己把花式足球当作一种锻炼,“它不受场地限制,也不需要很多人一起玩。玩这个,我的平衡能力、协调能力、核心肌肉能力、体能都得到了提高”。
    陈园是武汉体育学院的学生,他曾在学校组织花式足球社团。他告诉记者,自己不断提升的方法是拍视频抠动作,“听起来有点落寞,我找角度放好手机,拍下自己的动作,然后和视频中的大神们对比。当然见面切磋进步是更快的,可是哪怕我们这五六个人,聚会的机会也很难的”。

    希望更多人了解并喜欢它

    如果说玩家当面切磋是很好的精进机会,那么国际大赛就是玩家们的“盛宴”。宋铸介绍,中国常年举办红牛和卡拉宝这两个花式足球世界杯比赛。从2014年起,他就参加比赛,并获得北京赛区8强;2015年,他获得全国4强;之后每一年他都参赛并取得名次,跻身外国高手之间。“有很多朋友看到我现在的成绩会跟我说,早知道我当初也练花式足球了。但在我看来,没有绝对的决心和坚定的毅力,以及对这项运动的真心喜爱,是没有办法把它练好的。”宋铸告诉记者,任何运动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更重要的在于背后的坚持。花式足球的训练看似有趣,实际却非常枯燥和辛苦,一个动作经常要重复练习三个月到半年才能保证有质量的完成,但练成后的成就感也是无可比拟的,或许就是这样,他们才会对花式足球这样着迷。
    陈园告诉记者,今年他在武汉体育学院开展了新一届的花式足球社社员招新。“花式足球仍然是一项比较小众的运动,1000个喜欢欣赏花式足球的人中可能只有1个是职业玩家。我希望通过自己的表演,通过不断地发展体育类的学生关注,让更多人去了解花式足球,喜欢它,愿意去学习它。”这样才不算对自己热爱的东西的辜负。